经济学概论

经济学, 顾名思意, 应是经世济民之学也; 英文叫 "Economics". 事实上此英文名 "Economics" 直译应为"节省学", 根本无法和中文译名 "经世济民之学" 的深度 相比. 废话不再多说, 狭义的说, 经济学主要在研究四项子课题: 通货膨胀, 就业 率, 成长, 资源分配.

记得我在30余年前第一次读 "Samuelson" 的经济学教课书时, 他开宗明义的说: 经济学是一个 "positive science", 而不是一个 "subjective craft". 当初查字典查了半天也不知这 "positive" ("正") 该怎么翻译: "正科学"? 从未听过这名词! 后来才知道他的意思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客观科学". 当初也误信其言, 因此才兴趣葱葱地在大一升大二的暑假里把那本800余叶厚的原文书从头啃到尾. 如果他开宗明义的说经济学是为了某阶级服务的工具时, 我当时可能会乖乖地找本量子力学去研究了.

我非经济学家, 又不靠经济学吃饭, 只是以前对经济学有兴趣. 多年未碰经济学本应早忘光. 但不巧有一次在93年时一个在美国硅谷开野鸡大学的朋友骗了南京市各 局局长副局长到其大学短期"进修", 其中有一课"经济学"临时找不到老师, 就 抓我去临时充数.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为南京各局局长讲 "资本主义经济学", 责任重大. 因此临时花了一晚上准备, 第二天上午8点准时上课. 本来该"校长" 给我排的是上午8点到十点共两小时. 没想到我的课竟然被各局长所赞赏, 一上就是一整天, 当天其他的课全取消了! 还好第二天他们就要回国了, 否则相见恨晚可能这个高级管理进修班就会变成我的独角戏了!

我是个意识形态很重的人,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给他们洗洗脑子。 因此我计划讲课的基本的大方向是从介绍“凯恩斯派”和“货币派” 两者的不同来引入我的意识形态:经济学没有谁对谁错,而是看你要为谁服务!

我记得我开始上课时先对这些官员们作了一项意见调查. 当时93年正是美国经济最 不景气的时候: 失业率高, 通货膨胀也不低. 当时我提出的问题是假如现在有两个 方案可以对付不景气, 但各有缺失, 你们会选哪一种? 方案甲是可以降低失业率可是副作用是会导致通货膨胀的恶化; 方案乙是可以降低通货膨胀可是副作用是会导致失业率的再增加; 结果绝大多数人选方案甲. 我说: "很好, 各位都有舍己为人的精神, 令人敬佩! " 原因是这些局长们都是当今在位者, 他们不愁被裁员下岗, 而通货膨胀物价上涨却会导致他们的购买力降低. 如果他们只为自身的立即利益, 他们应选择方案乙: 让他们的购买力上升;他们不该为了帮助失业的人而降低自己的生活水平! 那天我就从这个调查讨论起, 为他们上了一整天的 "资本主义经济学". 下面是部份内容 (技术细节不在此导引):

当今美国的经济学基本上分为两大派: 1. 以麻省理工为首的 "后凯恩斯派", 2. 以芝加哥大学为首的 "货币派". 大家早已知道, 凯恩斯派的指导思想是以 总需求为着眼点, 再以政府财政支出为着手点. 货币派的指导思想是以货币供给量为着眼点, 再以调节利率为着手点.

直到2001年网路泡沫爆炸前的最近一二十年里, 在美国财经界基本上是信奉 芝加哥货币理论的多过于凯恩斯派的. 但网路泡沫爆炸随后美国经济陷入不景气(见后详述), 大家又对芝加哥货币理论产生了新的怀疑...

这两派系都是人才辈出, 诺贝尔经济奖得主也是此起彼落, 但到底谁是谁非呢? 还是谁比较对呢? 现在我认为经济学的大部份道理的确是 "客观的, 放诸四海而皆准的"; 但也有相当份量是 "主观的, 是为某阶级服务的理论". 再讲明些就是这俩派都对, 但谁 "更对" 呢? 这"更对"的部份就是看你站在哪个阶级的立场了!

西方国家一般都有两大主要政党, 美国是共和党和民主党;英国是保守党和劳工党;

西欧很多是基民党和社会党. 不管他们怎么叫, 基本分别大致都是类似的: 共和党(保守党, 基民党)是代表有钱人和雇主们;民主党(劳工党, 社会党)是代表 工人和穷人.

因为他们代表的阶级不同, 因此双方主张的经济政策就有很大的差异. 下面我举一个例子就可把共和党和民主党在经济主张上的差别弄清楚:

现在经济不景气, 失业率高居不下, 该怎么办? 假设政府现在有一亿元可以用来振兴经济, 该怎么花这一亿块?

共和党说: 让我们把这一亿块以退减税的方式发给企业主, 让他们增加企业利润, 这样他们就愿意扩大营业, 增雇工人, 如此可在一年内减少失业率至少一个百分点, 并对通货膨胀造成的影响至多增加半个百分点.

民主党说: 让我们把这一亿块以失业补助的方式发给失业工人, 让他们有钱买东西. 他们多买了东西造成各企业营收增长, 因而增雇工人, 如此可在一年内减少失业率至少一个百分点, 并对通货膨胀造成的影响至多增加半个百分点.

到底谁说的对? 当然这两种说法都有其一定的道理, 一个是从供给方面着手; 另一个是从需求方面着手. 或许这俩种方法都可以达到减少失业率至少一个百分点的主要目标, 但是他们对长远的经济成长尤其是资源分配上会带来截然不同的后果!

当然我上面的例子也故意的让你很容易看出经济政策的阶级性: 共和党是代表有钱人和雇主们;民主党是代表工人和穷人. 但到底谁真正的对呢? 谁都不能说我的政策是对我要服务的阶级更有利;而必须说 我的政策比你的政策更客观, 更能在短期内提高就业率, 或降低通货膨胀率, 或有 助于长期稳定的经济成长, 同时又对资源分配公平合理! 为了证明我的理论的客观 性, 我必须抬出一可信又有权威的学术界来当我的文化打手. 这时凯恩斯派或货币 派的理论就可排上用场了. 如果我是共和党, 我就会找个芝加哥货币派的经济大师 来帮我作计算分析, 用数字"证明"我的减税政策确实能在短期内奏效;同时也比 较"证明"民主党的失业救济方案行不通;同理民主党也会抬出一些凯恩斯派的大 师来帮我计算分析成另一完全不同的结论! 一旦政府采取了其中之一法, 不管此法 是有效还是没效, 也永远无法证明另外一家是否更好或更坏! 四年之后政党轮换或 不换, 但时空已变, 再换政策或不换政策还是无法证明谁是谁非.

当然我所举的两党或两学派或两阶级都太概括化;事实上还有更多的利益集团及地 域山头在为了自身的利益在竞争有限的资源. 其实追根究底经济学就是在如何有效又公平的分配有限的资源. 以凯恩斯派的作法来说, 同样的一亿元是放在东部还是西部? 同样的一亿元是用在国防还是社会福利? 主政者为了要达到某利益集团的目的, 一定可以找到某经济学派某大师来帮其园谎.

经济学家也有很多种: 老实的是意识形态主导, 他的理论是证明他的意识形态, 他的意识形态也主导他朝某个理论方向去找证明;他也甘愿为与他意识形态相容的政 客作打手. 滑头的是没有意识形态, 谁付钱就替谁作打手. 还有大多数在这两者之间: 没有意识形态也不轻易被收买, 自以为经济是 "positive science" 自以为在追求真理. 其实他不知道他真理的方向早已被他的上层(雇他的学校, 研究所, 单位, 或政府)所匡定!

选民一般是盲从的, 西方所谓的民主事实上只是被一大堆利益集团 (但他们的总数 却只能代表一小撮人)的互相争夺及妥协所操纵. 不管中国是什么主义, 也不可能绝对客观地对有限的资源作有效又公平的分配. 但"不民主"的中国社会主义的确有一个优越性: 那就是少了很多因利益集团争吵所浪费的资源!

如前所述: 最近一二十年在美国财经界基本上是信奉芝加哥货币理论的多过于凯恩斯派的. 但到了2001年网路泡沫爆炸随后引发高科技崩盘导致美国经济全面不景气, 追根究底芝加哥货币派的推波助滥责不可卸, 现在利率已降至接近于零经济仍没起色, 芝加哥货币派已明显的黔驴技穷. 但凯恩斯派的总需求理论在这次的不景气更不对头. 已经早被人遗忘的奥地利海耶克派的 "投资过度,存货过多" 理论倒比较更能解释这次不景气的原因. 虽然能解释原因, 但海耶克派却也拿不出速效的解决办法. 其实这次不景气的原因在我们这些外行(事后)也看得很清楚: 那就是因为前几年股票市场上的钱太好赚了, 使得高科技界能够乱投资并竭泽而渔(例: 2001年世界手机总需求量是 3 亿台, 但总生产量是 7 亿台! 又例: 横跨太平洋的海底电缆, 听说也在这疯狂的两三年内把未来二十年的需求都拉完了!). 这种泡沫当然不能持久! 而造成股市的疯狂是与芝加哥货币派的理论是脱不了关系的!

问: 中国这几年经济突飞猛进, 是否跟朱总理的 "括大内需" 凯恩斯路线有关? 中国的M1+M2货币增长率以芝加哥货币派看来是否健康?

2007年四月我去台湾,注意到了台北市香蕉的价格比上海的台湾香蕉贵四倍!

2007年六月三日看到大陆新闻:海南香蕉大量滞销调查:价格暴跌祸起谣言短信!
(说滞销是因为短信谣言海南岛香蕉有非典病毒)

开放进口台湾滞销的香蕉,全国消费者因此享受到了低价的水果。但海南岛及全国
各地的果农因此饿死的问题。

1。把一个人抓起来,把他的财产分给其他所有人。牺牲他一人,其他人都高兴了。
以民主的少数服从多数原则,这是对的。但以经济学的角度,这样做只是重新分配,
并没有创造价值。

2。把一个最有钱的人抓起来,把他的财产分给其他所有人。以经济学的角度虽然没
有创造价值,但是这种重新分配是让社会更公平,所以说这样的政策也是对的。

3。穷人的钱都花到生存的最基础需要上了,有钱的人会把多余的钱拿去投资,赚更
多的钱。因此如果要穷人都把一半财产交给富人保管,这种政策会创造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