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大还是教大?... 二十年前的一段历史

我从1976年去美国留学后,因为思想左倾而且同情“党外” 因而很快就被一些职业学生告发,因此不能回台湾。 1988年元月我刚拿到美国护照后第一件事就是申请回台湾观光。这是我去美国12年来第一次回台湾。 那天(大概是一月13号吧)我到中华民国旧金山办事处去申请赴台签证。 发现里面的办事人员行为紧张:有的跑来跑去,有的交头接耳,个个面色凝重, 显然是刚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件。 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刚接到蒋经国去世的消息!

到台湾后刚好遇到蒋经国的葬礼。葬礼的灵车游行走两天供人膜拜。 第一天大概是在台北市的主要街道绕绕,第二天从台北到桃园大溪陵寝。 两天的全部行程都由电视台实况转播。

第一天葬礼灵车出现了,车上全是白花,车顶设计得像屋顶。 车子前头上面一个大十字架,十字架下面是个国民党党徽(见图)。

大家都知道蒋经国年轻时曾经是共产党员,不可能信什么基督教的。 这显然是宋美龄手下的一些走狗搞的名堂。我看了很生气,当即告诉我妈妈。 我妈妈这才发觉问题所在,也很生气,她立刻打电话到“中视”电视台。 她在电话中说:“我是个忠诚的中国国民党党员。蒋经国是我们的党主席。 他的灵车上的党徽怎么可以放在十字架的下面?!太不像话了!” 接电话的男子很礼貌的回答: “我一定立刻把您的意见反应上去。”

我们当时只是为了出出气,并没有相信他的话“我一定立刻把您的意见反应上去。” 会真的被反应上去,而且会受到重视。

第二天,电视台实况转播灵车又出现了。出乎我们意料之外, 他们真的把党徽换到十字架的上面了!(见图)

我当时很感动,这是个听得到人民心声,从善如流,有作为的政府!


(20年后。。。)

今天看到台湾的新闻说台湾当局“元月十三日是故总统蒋经国先生逝世二十周年, 行政院决定责成国防部开放经国先生大溪(头寮)陵寝一天,供民众追思致意。。。” (几个星期前陈X扁政府才把两蒋陵寝封掉,这次总算做了一次有人性的动作)

我这才猛醒: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那已经是整整20年前的往事了! 我的一句话和我妈妈的一通电话竟然改写了台湾一段小小的历史, 我至今还引以为豪。

蒋氏父子是我大学时代天天幻想刺杀的对象,以为杀了他们就可以解救人民, 统一中国。现在他两已经逝去多年,今天再看看台湾,看看大陆, 我认为他们不只是一代枭雄,历史上他们应该都算得上伟人! (蒋经国清廉,有理想,有能力,有作为。。。 今天衬托他们的是那些不知感恩图报的无耻贪贼瘪三陈X扁之流,历史上肯定是遗臭万年了!)

1976年我到美国买的第一辆旧车是650美元,但身为穷学生的我有次给“党外”一次就捐了700美元。 看到今天当初有点理想的“党外”:施明德,许信良,林正杰等个个被后来的民进党 扫地出门,换来了一批比老国民党还贪,但除了会搞阴谋搞斗争搞选举搞钱外没有任何执政能力的瘪三们,怎能让我不心痛!

2008-1-9 上海

[回到我的全部博客:拨乱反正!]